「重新定義婚姻」真有助於同志孩子?

張珮文/兒科護理教師 、鄭威/解剖病理科醫師

性別弱勢/同志青少年在社會及校園的生活一直非常辛苦,被歧視及霸淩時有所聞。因此有精神科醫師以「美國通過同性婚姻州的性別弱勢青少年,通過後較通過前之企圖自殺風險下降」,呼籲社會接受同性婚姻以減少其自殺意圖。這些醫師對性少數青少年的關懷令人感佩,但也因專業使然,他們較專注在心理層面的自殺問題。但孩子的發展是全面性的,應就身、心及行為進行全面評估。僅針對自殺意圖對青少年的健康提出結論恐有偏頗之虞。

美國疾病管制中心(CDC)所發佈之「2017年美國青少年造成疾病及死亡幾個的風險行為調查報告」 (Youth Risk Behavior Surveillance Summaries, YRBSS) ,針對不同「種族」、「年級」及「性別/性傾向」青少年做的調查顯示,同性戀/雙性戀青少年是高風險行為族群。這些「性別/性傾向」或「性行為」是同性戀/雙性戀青少年中,除了「自殺意圖」偏高以外,「酒後駕駛」、「使用非法禁藥」、「遭遇約會暴力」及「多個性伴侶」的比例,也遠高於異性戀青少年 (圖一, 紅線)。這些問題應由家長、學校輔導或機構積極介入處理,用親情及專業來協助這些性別弱勢孩子走出困境。若把所有問題全歸因於「異性戀」「不接受性別弱勢」的社會氛圍,是否是大人簡化問題之推托之辭?報告中另一個重要的發現是,沒有性行為的青少年風險最低 (圖一,綠線) 。這些數據再次證明延後性行為的發生,對青少年是利多於弊。

另外,醫師提及同婚降低美國性別弱勢青少年自殺意圖,這也須審慎解讀。因為同在北美,並以開放、自由、人權、多元著名的加拿大,已於2005年通過性別中立的「民事婚姻法案」將同性婚姻合法化,卻沒有得到相同的結論。一份從1998年到2013年縱貫15年的研究顯示,大部分性別弱勢青少年的自殺意圖比例並沒顯著改變,且為異性戀青少年的3倍以上 。因此作者結論:「儘管北美社會對同性戀/雙性戀接受度已有進展,且異性戀青少年的自殺行為減少,但對性少數青年而言並不如此」。寄望經由婚姻制度改變,可以改善性別弱勢青少年自殺意圖的人士,可能會失望。

另一同性戀/雙性戀青少年的隱憂是「性傳染病」。男男性行為者是罹患性傳染病的高風險族群。台灣HIV新案例數集,超過85%集中於男男性行為者,遠高過美國的 67%,及日本的 73%。而台灣每10萬人中HIV 新案例數、梅毒及淋病通報數也是名列前茅(圖二)。這些數據在在警示我們,以法律召告國人高風險的「同性性結合」為合法,是否會將台灣的青少年推向險境?

青少年的心理健康須整體考量,要由師長、家庭、學校及社會多方配合及全面協助。不僅一般孩子須要師長的關注,性別弱勢的孩子更是必須特別給予關懷。師長及醫療人員就每個有困擾的個案進行了解,詢問孩子學業、生活及交友等等問題,給予關心及專業輔導,才是陪伴孩子走過青春狂颷期的良方。

若單單寄望解構婚姻制度就能解決性別弱勢孩子的自殺問題,可能過度簡化問題、也忽略問題真正的根源,反而會使孩子得不到真正須要的協助,相信這也不是這些醫師們所樂見的。對青少年的全面性照顧,讓我們一齊努力!

Close Menu